二胡演奏家余惠生:回眸闻弦歌 琴韵此长流

2014-04-11 15:08:03

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主办、中国音乐家协会二胡学会协办的《回眸·琴韵》余惠生二胡独奏音乐会于11月20日在北京音乐厅举行。正如余惠生在音乐会感言中所说,“在我五十二年的人生途中,二胡伴随我走过了四十多个春秋。每当手执琴弓,轻抚琴弦的时候,我倍感生命的充实,音乐的崇高与庄严。”这场凝聚了演奏家四十载艺术生涯的多彩音乐画卷,得到了业内专家及广大二胡音乐爱好者的热情支持。演出当晚的北京音乐厅座无虚席,近千名观众和部队有关领导与来自音乐界的众多前辈、专家和挚友:蒋巽风、王宜勤、关铭、宋国生、陈耀星、黄晓飞、杨光熊、赵寒阳、宋飞、周维、邓建栋、于红梅、严洁敏、金伟、张尊连、陈军、曹德维、薛克、戴亚、臧云飞等及在京各院团的同仁、朋友们纷至沓来。因故未能亲临的恩师马友德先生专程为爱徒的音乐会题词:“二胡之乡一枝花,军旅从艺走天涯,琴韵感肺腑,情真动心弦,音美艺绝扬军威,演遍军营颂华夏。”

   音乐会由著名军旅指挥家李玉(微博)宁执棒,战友管弦乐团、战友京剧团、中央民族乐团喜洋洋室内乐团协奏,扬琴演奏家李玲玲、青年钢琴家原丁应邀担任伴奏,京剧琴师和司鼓分别由高俊浩、吴焕东担任。音乐会曲目分为传统曲目和军旅作品两大部分,既有《豫北叙事曲》《寒春风曲》《江河水》等经典作品的余氏解读,也有在作品体裁与呈现方式上极具开创性的京剧唱腔音乐《红娘》和《空城计》的独家呈现,还有《边疆叙事》《金珠玛米赞》与《战马奔腾》的激昂演绎。

    二胡演奏家余惠生1977年考入南京艺术学院,师从马友德教授,1982年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并留校任教,1983进入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担任二胡独奏演员至今。现为国家一级演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二胡学会副会长,民族管弦乐学会胡琴专业委员会理事,《中国二胡》通讯报副主编,多次在全国二胡邀请赛、全军文艺会演中获奖。得益于学院派系统扎实的训练和蒋风之、刘明源、张韶、许讲德、陈耀星等业界名家的悉心指点,以及她自幼对音乐、文学的热爱而形成的传统文化功底,其演奏熟练自然流畅,细腻传神,音色圆润、醇厚而极富歌唱性。

    音乐会在刘天华先生的作品《月夜》中拉开帷幕,也正是得益于这位杰出的民族音乐家的不懈努力让二胡从伴奏乐器发展成为独奏乐器,在二十世纪中国民族音乐历史长廊上留下了一行行光辉的足印。

    《月夜》属于作者的早期作品,短小精悍、优美内敛。乐曲开头的慢板在余惠生细腻厚重的琴声中徐徐展开,描绘出夏夜月光中闲庭信步的主人公的愉悦与舒畅。乐曲中段,较第一段更慢且深沉,作曲家以速度、力度的对比让听众感受到主人公心头的思绪与徘徊。进入后段情绪回归轻松愉快,四次二指的同指大滑音演奏轻松、柔美,完成度极佳。

    接下来是“悲剧性最强的二胡曲”——《江河水》。该曲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由著名二胡演奏家、作曲家黄海怀先生自管子独奏曲移植而来,获得巨大成功。乐曲描述了旧社会一位得知服苦役的丈夫惨死异乡的消息的女子来到江边送别丈夫、号啕痛哭,用血和泪愤怒控诉统治阶级滔天罪行的情景。第一段是富有东北民间音乐特点的慢板,余惠生的演奏将旋律的波浪式起伏、沉重的节奏营造出的悲凉感展现得准确到位;接下来的大跳进音程、顿音、颤弓等手法的运用如诉如泣。第二乐段平稳的旋律、节奏、凄美的琴声让听众联想起女子激烈宣泄后陷入往事回忆的凄凉情景。第三乐段的变化再现,余惠生的演奏更显张力,激情澎湃,恰如女子积压心头已久的怒火完全爆发。结尾处幽远的余音,给人留下无尽的伤感。

    当人们还沉浸在《江河水》无尽的悲凉中时,更具画面感的经典作品《豫北叙事曲》的曲调已飘然而至。1993年,这首作品被评为“二十世纪华人音乐经典”,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唯一一首入选的二胡曲。作曲刘文金先生这种在传统二胡语言的基础上结合西方音乐的发展手法,对传统二胡艺术作品的局限性进行了极大突破,在更高的层面上实现了内容与形式的统一,因此《豫北叙事曲》与《三门峡畅想曲》一起被誉为二胡艺术发展史上的“里程碑”。这首作品几乎成为成熟二胡演奏家的试金石,在众多版本中,余惠生的演奏以对比突出、层次丰富、画面感强见长,具有韵味和戏剧性。2013年,距离“豫北”诞生半个多世纪后的今年,罹患恶疾的刘文金先生驾鹤远游,听着这首作品的演奏不禁让人感到时光荏苒、满怀感念。音乐家的生命终将逝去,但其作品却能源远流长,二胡音乐发展的事业也在这些作品中不断薪火相继、蓬勃发展。

    在鲜活灵动的《乡韵》过后,接着上演的是盲人音乐家阿炳(华彦钧)《寒春风曲》。相对于此曲姊妹篇《二泉映月》的家喻户晓,这首作品上演几率少了许多但同样为二胡专业人士所津津乐道。全曲旋律刚劲明朗,色彩多变,让人感受到被压迫的沉重哀叹和对美好生活的无限向往。余惠生的处理,让《寒春风曲》柔和、舒缓的音乐线条得以充分展现,琴声中的悲伤、哀婉让听众如同沉浸在一种被寒气裹住的梦境中,冷瑟却清醒。

    《红娘》和《空城计》两首作品均是京剧唱腔音乐的移植演奏,分别根据京剧名角赵燕侠和余叔岩的唱腔移植而来。移植手法几乎贯穿于器乐曲创作的各个门类,相对于二胡领域习以为常的移植小提琴作品,发端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由 许讲德、闵惠芬等二胡演奏家实施的京剧唱腔移植则稍显鲜为人知。得益于二胡音色、音域与人声的近似性,许、闵两位艺术家的探索历经刻苦摸索和练习终有所成。本场演出中花旦与老生的艺术魅力,在余惠生手中的两弦间应运而生,这两首作品的演奏在近年来同类演出中可谓凤毛麟角,让台下众多职业演奏家也赞许不已。
    下半场的曲目以《洪湖主题随想曲》开场,接下来是一组军旅题材的二胡独奏作品《边疆叙事》《金珠玛米赞》和《战马奔腾》。换上一身军礼服的余惠生,较上半场更显英姿飒爽,乐队全体演奏员的橄榄绿也营造出浓浓的军旅情怀。《边疆叙事》是战友文工团老作曲家王竹林为余惠生度身定制的二胡独奏曲,创作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自1992年录音后的首次公演,也借此纪念已经远游天堂的王竹林先生。随后演出的《金珠玛米赞》同样出自王竹林先生之手,此曲创作于1963年,1964年在全军第三届文艺汇演中获奖,更是半个世纪广为流传的风格性二胡曲。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再次出场时与余惠生一起走上舞台的一位二胡界德高望重的前辈许讲德,她是《金珠玛米赞》的首演者。许老师不仅是为余惠生传道授业的老师,两位演奏家还是感情融洽的一家人,更是在战友文工团共同“并肩冲锋”的“战友”。她们的同台演奏既是家学渊源的传承,也是“战友”精神的传承,更是二胡艺术事业的传承。最后,在《战马奔腾》慷慨激昂的乐声中,音乐会圆满落幕。

    有二胡界同仁评说:“她用传统的旋律、传统的思考、传统的美诉说传统的故事;放大传统,是为了守望内心、把握前进……”传统与现代、坚守与融合是余惠生这样执着于二胡音乐事业的演奏家们始终都要面临的选择,信奉“耕耘而作为”的她会用行动证明自己的无悔的坚持。

相关推荐
  • 二胡演奏技巧浅析
  • 关于二胡演奏中的揉弦技巧分析
  • 儿童在学习大提琴时需注意哪些要领
  • 大提琴的悠扬
  • 龙老师音乐之家|重庆永川小提琴培训|重庆永川二胡培训|重庆永川小提琴老师|重庆永川二胡老师|重庆永川音乐培训
    技术支持:EC666.COM sitemap 逾ICP备090024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