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老师音乐之家|重庆永川小提琴培训|重庆永川大提琴培训|重庆永川二胡培训|重庆永川小提琴老师|重庆永川大提琴老师|重庆永川二胡老师|重庆永川音乐培训|琴伤
联系方式
电话:15998949536
QQ:1019102535

地址1:重庆市永川区体育馆
地址2:重庆市南岸区丹龙路10号
琴伤

旧时之意,沧桑之过。天涯尽头,只有我一个人在走。

谁的情愁?

把黄昏点燃,最后一抹嫣红。

夕阳底下,却是我跨不过的沧海。

我用今生的思念,化做一座丰碑。候在你山盟的树下。

红颜怅老,却空等了一生……

——题记

朝起朝落……

几回秋更替。

花开花谢……

几度红尘来去。

红颜逝,新颜替。

却只是一现的昙花,终身束缚于污泥处中,成为世人的暗属。

身屈于乱尘中的青楼,泪水早已淹没了年华。虽一现昙花,却始终是淮城中一道最美丽的风景。

可又有谁听见?

深的万家光消时分,是谁在窗台上轻轻叹息……

欲将幽恨寄青楼,怎奈无情江水复东流。

那被年华风化的誓言,带着夕沉后的忧伤,葬送在黄昏上。

弦上的断丝,又是为谁而断?

我用这无尽的沧桑,谱弹出生命最后的乐章。那弥留在心灵内心深处,却是我不愿触及的心伤。

漂泊天涯路。

漂流在岁月里。

那亢长的琴伤……

何时又下起了烟

暮雨淮城,水面清圆,弓如虹。此处有“水中月,镜中花”之称!

此月非明月,此花不是花。

而是著暮雨淮城中的烟花之地,青楼所称。

碧波明镜,画船听雨眠;轻舟过箔,萧声绕心房。

在这福秀山水中仍有一观,就是座落于这碧波湖镜上的青楼。月桥花阁,琐窗朱户。典雅而又堂皇,不失几分风雅之气。

青楼女子,妩媚而又玲珑,织锦环腰,莲步轻移。面若桃花生得出水芙蓉。

若问宾客何所至,莫于青楼百花从。

或许吧!

人生几何,自古逍遥!客为佳霍,妾从君意。在这个烟花之地,只有客与婢,又何来情和意。

可不知何时起,开始发觉我也会感到心痛

可笑的是我,只不过百花丛中的墙角一枝,自成笄礼后,继母把我送进青楼起,我的心早已随出家门的那刻起死去。青楼的嫫嫫见我琴技不错,就把我留在了青楼弹琴。那时起,我就注定与寂寞相伴,用琴弹尽我一生的空白。

何来心痛?我笑问自己

月如霜,清风凉。

古旧的街,人迹了了。

青楼内。

芭蕉声响,莺歌燕舞。佳人衣裳轻舞,笑媚众生。客卿把酒言欢,喝声连连。

青纱帐,一把古琴,一张憔悴的脸。玉手轻挑银弦,忧愁万千,琴声跟随我的忧伤,越飘越远。。。。。

何时。对面坐着一位男子,剑眉星目,身紧白色月衫。冷峻的脸寒光凛凛。虽其貌不扬,却能给人一种冰冷之气。

屋内的烛火变得摇曳,不知是在欢腾,还是为了即将亦烬前的刹那,绽放最后的光彩。始终,我不曾开口。本就无所求,何来多唇舌。

我依然独自抚弹。

“你的琴声为何如此忧伤,我在你的琴声中听到的只是哀愁与数不尽的落寞”

我的手轻颤了一下,一股清流涌向全身。恍如那来自亘古的一丝呼唤,那渐渐老去的心激起了一丝波澜。琴声哑然而止,他那深邃的眼眸深深地望着我,似乎要从我眼中读懂最后一丝忧伤。

不知为何,那久未开的心房裂出了一丝缝隙,正由于这一丝缝隙让我面对眼前的男子开始有了一丝慌乱,我试着用我惯常的冰冷去补满这一空缺。

却发现,越补心越慌。

我知道,是眼前的这位男子让我心乱。那颗冰封在岁月底下,饱含多少泪水的心此刻迫切地渴望能够再一次破茧重逢。在他那深邃的眼眸中我看到了另一个自己、一段忧伤的过往……

月渐西沉,烛火亦烬。

窗外。飞溅的白犹如烟花一样绚烂,带给这个时间暂的光华,渐渐消失殆尽。

蔓帘内,被褥上静躺着一堆星点的缀红。皎洁的月光下。散发着妖艳。或许命运安排我和他的相遇,这一生注定要纠缠不清。我把夜给了他,虽不是洞房花烛,但对我来说,这又有何妨?

嫣然一笑,饱含多少风霜和沧桑的脸庞此刻有芳心荡漾。

依偎在他的胸膛,感受着手心残留的余温,让我发觉,这一切都不是。我想把夜留住,但有能留多久?

就像那经久开放的昙花,绽放出生命最初的光彩,我用我这一生的等待去挽回,哪怕是刹那芳华。

夜过。

转眼落月成离别,隔夜仿佛一场梦。

梦醒时分,曲尽人散,天涯两相望。

我没有怨言,竹帘隔不断留恋,泪眼中送走了他的身影。

留下的……

只有我一个人,珠泪暗流。

从那一夜以后我才知道他是个赴京考取武科的侠士。路宿青楼,却与我结下情缘。你以桃花为盟,说功成名就后就带我离开。我欣然的笑了,如花儿般灿烂。有欢喜、有……淡淡的离愁。

走后的那一季,桃花凋零了一地。

……

青楼依旧繁华如昔,来往的宾客络绎连连。

灯房内,青纱帐。我依旧抚琴轻弹。

思弦启,声声入愁肠。悠悠琴声中,是无尽的思愁,剪不断,理还乱。

何时起,习惯独自一个人站在窗台前,望着南飞的大雁,出神的望着远方。我暗暗地告诉自己,那个人会来。

一年后。

桃花开满了一地。古旧的青石道旁开满了桃花,千枝万朵,鲜红惹人。雁子南归,突然忆起。此刻也该是金榜报喜之时,嘴角有了一抹春心在荡漾,

淮城中。满城风絮,笼罩了街房,笼罩了青楼。

又是一年过去了……

今年的桃花开的比连年的晚,红褐色的桃花如骨瘦的柴火,只有零星的几抹红色。蓦然回首间,才发觉又是一年过去了。

一年中。我的琴声似乎来得更加忧伤。不知为何?心底有了一丝莫名的痛。

无人读懂,却是我不愿读懂……

遥寄相思,望君思归。目送南飞的大雁,越飞越远……

青楼内,又多了一张张陌生的面孔。里间不乏有惊世之貌,倾城之色。这两年也与嫫嫫的四处奔走有关。

琵琶又响,似咽似怨。醉了佳人,湿了红装……

胭脂台上。一把红木梳,小巧的脂粉盒,别致的凤钗。镜前。女子在梳妆,挽发,插凤钗。几缕青丝秉成鬓。轻启红唇,曲裾深衣。晚风抚纱帐,暗淡了月光,惊现了红颜。

何时?才发觉自己渐渐地喜欢梳妆。

我知道。我在等一个人,一个要带我走的人。

三年过去了……

又是一年桃花成落地。青石上,灯房旁。枯萎的桃花落满了一地。我在青楼中苦等了三年,窗台前眺望了三年……

秋水望穿。窗台上的支柱早已布满了岁月的磨痕。琴声悠扬,声入心房,却发觉弹出来的琴声更加的忧伤。

窗外,南归的大雁鸣声阵阵。轻弹手中的弦嘣声而断。我惊失若慌,匆匆的跑出去,凤钗掉落了一地。心中迫切的期盼着那个梦即将来临,可隐隐在内心深处,却是那不愿触及的担忧……

窗外远归的大雁久久未捎来我要的信。曲径深处,日望三年的道上乡客匆匆,却没有一个人是我所等候。

两行泪水眶盈而出,薄薄的凄凉,从心底冰冻到指尖。我拾起已裂的断弦,用尽所以的力气去接,却怎么也接不下来。鲜红的鲜血从手心溢出,与泪水混合在一起,却是说不出的凄凉。

夜过也,泪难收。那晚的残月与我对饮成欢,我醉了,月醉了……

或许。孤独从一开始就注定要用一生去承担。路过的风景也许是美丽的,绚丽的。但路过,终究是路过。

青楼依旧繁华。大街小巷灯笼高挂,一片莺歌燕舞。

青纱帐,女子在坐弹。琴声似怨,声入愁肠。懂律的游客都投来同情的一眼。精致的脸庞惯常的冰冷,总给人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却知冰冷的外表下早已是一颗死去的心。。。。。

岁月的洪流,卷走了青春,卷走了年华。云来云去,惯看花开花谢,反反复复中已是十个春秋……。

忧伤的琴中,沉浸了十年。忧伤的琴中,空等了十年。忧伤的琴声中,剩下的,只有颗死去的心和一副被岁月刻下深深印痕的躯壳。转眼青丝染上了银鬓。岁月催人老,胭脂抹不去岁月的皱纹,我微笑望着镜中的自己,泪水湿了裙裳。

青楼的嫫嫫见我日渐老去,急急忙忙地把我赶出了青楼。

笑叹物事人非。今昔、彼昔,酒醉般情长,终是不舍,却又能怎样?望断天涯路,何处才是我栖?旧琴相伴,笑叹天苍、

人已黄昏处……

回首是萧萧暮雨。琴中已白头,仿佛与君梦一场。梦醒,散的匆忙。生命中短暂的色彩,如烟火绽放、流星划过天际。只有记忆像雾一样停留。

有过、忆过、伤心过……

京城慕府内。

一对夫妻相偎在石上,红艳的桃花开满了一地。清风拂过,掀起了万千。飘舞在空中,柔美如画。

女子幸福的笑了,男子怜地抚着她的黑发。落日的余晖洒在他的脸上,那是一张冷峻的脸,剑眉星目。

却是苦等十三年的男子。


        
发布时间:2015-04-14 发布人:admin
龙老师音乐之家|重庆永川小提琴培训|重庆永川二胡培训|重庆永川小提琴老师|重庆永川二胡老师|重庆永川音乐培训
技术支持:EC666.COM admin sitemap  逾ICP备09002427号